NBA史上,从无第二个冠军,如你这般得来艰难

有这么一支NBA球队。

前一年他们夺冠了,但队里第三得分手整个常规赛只得了754分。

即,这支球队,得分全靠两位当家。

而32岁的二当家还腰伤了,且在闹别扭,打算走人。

首发阵容,两个35岁的后卫,一个37岁的前锋,外加两个30岁的长人。

替补里最好的两个年轻人,是两个入行时选秀20位、怎么打都没打出来的前锋。

开季一串比赛的得分:85、94、87(双加时才得了87分!)、94、78、99、80、83……

赛季第一个月,他们8胜7负。

他们节奏慢,罚球少。靠篮板球、外围施压和传球走位过日子。

他们的经理明摆着要把球队拆了。老板不打算再给主教练新合同。

就这么跌跌撞撞地打着。

后来二当家好歹复出,打了半个赛季的球。

但没关系了:

8胜7负的开局之后,是54胜13负的后半程。

赛季结束,球队的第二得分手得到了984分:场均13.3分。

这可是支62胜的球队。怎么可能?

因为球队是联盟第三的防守。因为球队首席得分手全年得了2357分。

他们趟过季后赛前两轮,只输了一场。

然后在东部决赛打了七场:那支对手印第安纳步行者,七年五进东部决赛,过两年还要进总决赛呢。

第七场,这支球队只投了38%的命中率,还是赢了。为什么呢?球队两个加起来68岁的王牌,一共抓了11个前场篮板,搏了24个罚球,靠肉搏拼下来的。

真是弹尽粮绝。于是他们立刻输掉了总决赛第一场:体能,客场作战,一切都见底了。

嗯,您一定猜到了:这就是1997-98季的芝加哥公牛。

35岁、35岁、32岁、37岁、30岁的首发。

赛季第二得分手不到1000分的进攻贡献。

在争取第二个三连冠的途中——一个卫冕就足以让球队枯竭,一个三连冠足以燃尽一支球队的所有胜利。他们在以疲惫之躯,追求第二个三连冠。

所有人都知道这是迈克尔·乔丹最后的一搏。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干掉乔丹最好也是最后的机会。

世上有些人是完美结局的,比如1969年的拉塞尔。

更大多数人没有完美结局,比如1973年的韦斯特和奥斯卡,1989年追寻三连冠未遂的天勾,1991年的魔术师和1992年的伯德。

在最辉煌的巅峰退役是种终极理想,但没几个人做得到。

1998年总决赛输掉第一场后,公牛连翻三场。第五场遭遇爵士逆转,乔丹最后一记绝杀失手。

然后第六场。

皮彭背伤难忍,第二、三节都在更衣室电疗。乔丹最后一节已得12分,全场已得41分,但他的体能已到极限。特克斯·温特教练在场边对禅师吼:“他不行了!他的腿要断了!”禅师无动于衷。

如果这个世上,关于篮球的问题,还有一个人可以相信的话,那就是他:迈克尔·乔丹。

比赛剩41.9秒,公牛开球。乔丹运球,到右翼,面对布莱恩·拉塞尔。他略停,然后猛然压低身位,起速,用他仅存的双腿力量——那双曾经飞天遁地的腿——爆发出最后一点气力,闪过拉塞尔,拿稳球,跨步:一个至为朴实无华的擦板上篮。本场第43分。公牛85比86。

还剩37.1秒。

爵士底线开球。斯托克顿运球到左翼。卡尔·邮差·马龙在右侧腰位跟罗德曼纠缠,乔丹盯防神射手霍纳塞克。邮差和霍纳塞克做了一个交叉掩护,亮起一身背降落伞逆风奔跑的肌肉,挤到左腰,罗德曼紧贴随之。霍纳塞克则向右翼跑去,想带开乔丹。

但霍纳塞克转身时,才发现乔丹没有跟过来。

邮差没有看到乔丹这次赌博。他接到斯托克顿的传球,以为霍纳塞克已带走了乔丹,没注意到一个黑影从身后潜地隐来。然后他才发现,球被拍了一下:乔丹和罗德曼包夹邮差,断下了球。

依然是85比86。公牛的球权。

乔丹没把球假手任何一人。他独自运球过半场,在前场左侧站定。剩14秒。他运球,看篮筐,等布莱恩·拉塞尔过来贴住他。

剩10秒,乔丹启动。

拉塞尔贴住乔丹,乔丹右手运球直入三分线,然后,猛然,一个大幅度急停。悬崖勒马。拉塞尔措不及防,被乔丹晃倒。他还来得及抬眼看:乔丹收球,空位无人盯防,剩7.5秒。

乔丹起手。一个最纯粹、最基本、毫无花样的中投。长达两秒,他的右手高高竖在空中。

然后球进了。个人第45分。公牛87比86领先。

斯托克顿远射失手,公牛第二次三连冠,第六个总冠军。

在他投进那球时,右手高悬,然后很轻地放下,退回半场。那时,他离第六个冠军还有5.2秒。他将手放下时,轻松得仿佛是摘下一朵花。

再往前一年,1997年总决赛第一场的绝杀——就是“邮差星期天不上班”那场,他投进球后,右手握拳,抿嘴,横扫全世界。

1995年,在亚特兰大绝杀鹰队后,他握拳,跪地,然后轻敲地板。

1991年夺冠时,他抱着奖杯嚎啕大哭了17分钟。

1989年,对骑士完成“The shot”时。他落地就起跳、挥拳、怒吼,然后就是连续挥拳、张牙舞爪——他都承认,自己没看清球进没有,但是“看周围观众反应我知道解决了”。

再往前,1982年他在北卡干掉乔治城、拿NCAA冠军那记绝杀中投,他说:“我都没看到那个球进,我都不敢去看,我就是不停的祈祷。”

你了解他越多,越会知道他不是神,是凡人,也会哭,也会有干不好的活(打棒球)、处理不好的事,也会有投出去球就不敢看篮筐的时候。

(上面这段比赛细节,来自拙著《迈克尔·乔丹和他的时代》)

《天龙八部》里,智光长老曾对乔峰说了这么段话:

“他试你三大难题,你一一办到,但仍要到你立了七大功劳之后,他才以打狗棒相授。那一年泰山大会,你连创丐帮强敌九人,使丐帮威震天下,那时他更无犹豫的余地,方立你为丐帮帮主。以老衲所知,丐帮数百年来,从无第二个帮主之位,如你这般得来艰难。”

借这句话:NBA史上,从无第二个冠军,如你这般得来艰难。

特别声明: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。如有关于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。